未来财经网 服务财经领域从业者
首页 /  财经看点 / 内容详情

333.14亿港币!李嘉诚出售125架飞机,一年套现千亿加码内地巿场

财经看点 时间:2021-12-27 22:46:59 匿名用户

12月24日,西方平安夜一早,长实集团布公告称,拟出售旗下附属公司的飞机租赁业务,涉及资金42.81亿美元(约合333.14亿港元)。

该公告显示,AF卖方(公司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拟出售Accipiter Finance S.à.r.l.全部已发行股本;VAH卖方(公司间接拥有90%权益的附属公司)拟出售Manchester Aviation Finance S.à.r.l.全部已发行股本,合计约42.81亿美元。

据悉,AF目标集团主要从事提供商用定翼飞机经营租赁业务。AF出售交易涉及出售AF目标集团持有的74架飞机,连同该等飞机的租约,以及订购中的其他飞机,合计金额为24.41亿美元(约合189.95亿港元)。而VAH出售交易涉及出售VAH目标集团持有的51架飞机,连同该等飞机的租约,以及订购中的其他飞机,总代价约为现金18.4亿美元(合计约143.19亿港元)。

长实集团公告称,该公司自2014年起从事飞机租赁组合的构建,而此次出售被认为是疫情中退出飞机租赁行业并加强战略重点的时机。事实上,新冠疫情的蔓延暴发,让全球航空业遭到了史无前例的重创。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预测,2021年,全球民航运输行业将亏损500亿美金左右。

而此次出售业务交易结束后,长实集团将直接套现333.14亿港元,产生的利润总额约为1.7亿美元(约等于港币13.18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新冠疫情发生的这两年,李嘉诚家族陆续出售多项海外业务,涉及办公大厦、通讯业务、飞机租赁等领域,涉及的交易金额达到千亿港币。

疫情下盈利腰斩

新冠疫情给全球航空业带来了巨大冲击,航线中断或暂停也导致航空公司租赁飞机的需求减少,改变了飞机租赁行业的范式,业内玩家为减少波动出现更多整合并购活动。

长实表示,疫情后飞机租赁业的风险与回报动态变得不稳定且难以预测。飞机租赁业务经过内部整合后,长实认为目前正是在疫情之下退出该行业和加强战略重点的时机。

公告显示,长实此次出售的两家飞机租赁公司均主要提供商用定翼飞机租赁业务,共持有125架飞机。长实分别通过子公司CK Capital(香港)和Vermillion 航空控股持有出售涉及的两家投资控股公司Accipiter Finance S. R.L. (“Accipiter”)和Manchester Aviation Finance S. R.L.(“MAF”),出售范围包括Accipiter和MAF目前持有的飞机以及订购中的其他飞机。

长实在今年的半年报中曾指出,新冠疫情带来旅游限制及检疫规定持续窒碍航空业复苏,旗下飞机租赁业务根据租户的不同情况作出租约重组或延后交租安排,力求保障现金流及降低日后重新招租或收回飞机风险。飞机租赁业务将继续为疫情过后做好准备,物色可作进一步发展合适机遇。

公告资料显示,受疫情影响,去年长实的飞机租赁业务盈利骤减。Accipiter的税后利润同比下跌约32%至6200万美元,MAF的税后利润则大跌53%至2500万美元。半年报显示,上半年飞机租赁收入为12.56亿港元,同比减少2.64亿港元。在扣除2020年出售飞机的一次性所得后,今年上半年飞机租赁业务的盈利贡献同比仍减少18%。

长实表示,交易将可释放飞机组合的相关价值并变现理想收益,也有机会重新调配资本以参与其他投资项目。预计出售交易将产生利润总额1.7亿美元(约13.18亿港元),所得款项净额计划用作一般营运资金用途。

12月24日中午,长实集团公布关于李嘉诚先生增持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股份事宜。一间由李嘉诚全资拥有公司于2021年12月20日,以平均价每股港币47.3442元购入长江实业共15.6万股。

因此,李嘉诚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被视作持有长江实业的权益由46.39%增至46.40%。

交易高手

在疫情大流行的背景下,许多跨国企业都纷纷在亏本甩卖资产来还债,李嘉诚卖掉颇受疫情冲击的飞机租赁业务,竟然不亏本,而且还能赚钱?

抱着这个疑惑,我们查阅了这次被李嘉诚出售的两家飞机租赁公司,在过去两年的财务信息,截图如下:

飞机租赁业务2019-2020财报

从财报中我们发现,2019年该飞机租赁业务的税后净利润是9100万美元,即使是疫情大流行的2020年,税后净利润仍有6200万美元。

更关键的是,上述利润还不包括该飞机租赁公司付给母公司(李嘉诚的长实集团)的利息。也就是说,即使在疫情下,李嘉诚的飞机租赁业务还在源源不断地盈利,并未陷入亏损。

查阅了这一细节,也就不难理解为何该飞机租赁业务在疫情下还能卖出好价钱了。

退出飞机租赁市场

飞机租赁曾是李嘉诚为推动业务多元化发展投入重金发展的一块业务。

2014年,尚未经历“世纪重组”的长江实业豪掷20亿美元,通过收购及与日本三菱飞机租赁组建合资公司Vermillion的方式将60架飞机收入囊中,开始布局飞机租赁业务。当时,飞机租赁业是飞机融资业中增长最快的部门,被视作一个高回报领域。

在完成对旗下产业的大重组后,长实成为李嘉诚家族的地产业务旗舰。2016年底,长实以9.78亿美元从原长江实业手中接过飞机租赁业务,希望为波动的地产业务提供稳定的现金流。

长实当时表示,公司坐拥大量现金,实质上没有负债,但物业市场处于周期性阶段,土地价格偏高,具有一定风险,要物色能够产生合理回报的地产投资项目并不容易。因此考虑增加能长期增加稳定收入,提供稳健现金流的投资机会,而飞机租赁业务能够提供中、长期稳定收入,将成为公司财务投资组合的一部分。

当时,长实的飞机租赁业务主要由其子公司Accipiter和合资公司Vermillion组成。2017年,随着三菱飞机租赁抛售飞机资产,李嘉诚家族参与竞购,飞机租赁业务的版图进一步扩大,长实在Vermillion的持股比例也悄然从40%增至90%,余下10%由李嘉诚海外基金会持有。

2019年,长实将Accipiter和Vermillion持有的三菱飞机租赁合并,成立了总部位于都柏林的AMCK 航空控股(“AMCK”)。官网显示,AMCK现在共拥有132架飞机,总价值约42亿美元,并还向空客订购了21架飞机。

▲图片来源:AMCK官网

AMCK的业务覆盖亚洲、美洲和欧洲的26个市场,为包括东航、日航、北欧航空等在内的41个航空公司提供租赁服务。

频繁抛售海外业务,回笼资金或达千亿

或出于及时止损,或出于高位套现,李嘉诚家族出售旗下海外业务板块的动作,从去年就已开始。

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10月,赫斯基能源宣布,加拿大油砂生产商Cenovus Energy与赫斯基能源公司同意以全股票方式进行合并,股票交易价格约合人民币193.28亿元。合并后,李嘉诚个人及旗下上市平台长江和记将共同持有新公司约27%的股份(合并前的持股比例合计为69.5%)。这笔备受瞩目的股权转让不仅因为高额成交价,更是因为李嘉诚曾坦言“赫斯基能源是我一生中最伟大的投资”。

1986年,李嘉诚以32亿港元收购赫斯基能源52%的股份,当时的原油价格仅11美元一桶。在持有赫斯基能源股份的34年里,原油价格大涨,李嘉诚不断增持股份至71%,累计获得542亿港元分红。不过,由于国际原油价格下跌,长江和记2020年度确认其应占赫斯基能源的减值亏损约港币187亿元。

除因国际原油价格的持续下跌而出售能源业务外,同为2020年,面对不断下滑的经营业绩,李嘉诚家族开始寻求出售资产用以优化公司的财务报表,其中规模最大的资产便是长江和记在欧洲的通讯基础设施业务,即“通讯塔”业务。

根据长江和记2020年年报,期内该集团已与总部位于西班牙的Cellnex Telecom公司达成合作意向,以100亿欧元(合计约718亿元人民币)的成交价出售位于欧洲电讯发射塔资产。

不过,时间已经过去一年,这笔交易仍然未能完全成行。长江和记2021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该集团已完成向Cellnex Telecom出售欧洲电讯发射塔资产六项交易中的五项(包括意大利及瑞典的发射台资产),并收取所得款项总额63亿欧元(合计约454亿元人民币),而尚待完成的英国发射塔资产交易正由监管机构审批。

此前就曾有英国投资机构人士表示,通讯塔业务的交易规模过于巨大,会对现有的英国以及欧洲通讯基础设施市场格局产生影响,因此触发了英国竞争和市场管理局(即“CMA”)的调查。

近日,有媒体报道,CMA经过调查后初步裁定长江和记与Cellnex Telecom公司的交易,可能会“阻碍第三家国内竞争对手的出现”,也可能会影响英国的移动运营商及客户面对价格和服务的相关条款。截至目前,该笔交易并没有达成,CMA官方仅表示“调查报告接收反馈的截止日期是2022年1月7日,CMA作出并公布最终决定的时间为2022年3月7日。”

通讯塔业务的交易障碍并没有影响李嘉诚继续出售英国业务的决定,今年6月,长实集团开始着手出售位于伦敦金融城的瑞银集团伦敦总部大厦,并与多个潜在买家进行初步磋商。12月初的最新消息指出,长实集团将以12.5亿英镑(合计约105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将该处项目出售给韩国国民年金公团和领盛投资管理,但交易目前尚未得到双方确认。

而近期,除去平安夜这天出售旗下的飞机租赁业务,上周李嘉诚还与“红颜知己”周凯旋对电动跑车概念股力世纪进行了股权转让,分别转让3.33亿股、1.96亿股,每股作价0.68港元,合计共套现3.6亿港元。

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近一年时间里,李嘉诚家族多次抛售海外业务,涉及能源、通讯、房地产、飞机租赁等板块,涉及的交易金额达到千亿港元。

不赚最后一个铜板

从这里可看出,李嘉诚不会等到业务已经不产生利润甚至亏损时再出售,待到那个时候就卖不出好价钱了,所以在前景不确定的情况下提前激流勇退,把整个飞机租赁业务打包出售,回笼三百多亿元的现金。

▲香港中环长江集团中心

回笼的这些现金将用作什么呢?长实集团的公告中这样写道:“令集团亦有机会重新调配资本以参与其他投资项目。”说白了,就是再投资其它利润率更高的产业。

李嘉诚曾说,他每天90%以上的时间都在思考潜在的风险,从不会去赚最后一个铜板。

看看这次他出售飞机租赁业务,正印证了他所讲,虽然飞机租赁业务仍然还在产生利润,就2020年还净赚了6200万美元,但这就好比是最后一个铜板了,对李嘉诚而言,是时候脱手了。

联想到最近大陆的房地产商陷入财困,恒大、佳兆业、世茂等一众房企中有的纷纷亏本出售资产来补血,令人唏嘘。

事实上,居安思危、未雨绸缪才是商海中最难能可贵的一点。这不禁让人想起了2018年初,李嘉诚以402亿元出售香港中环中心(75%楼面),当时许多人认为李嘉诚卖便宜了,结果呢?那年接盘中环中心的几位接盘侠马亚木、许荣茂等人,如今纷纷被传陷入了财困。

这次李嘉诚以333.14亿港币出售飞机租赁业务,是脱手了一件废品还是贱卖了一个宝贝,眼下尚无法下定论;相信过不了几年后回头再来看,我们便能知道他究竟是卖便宜了还是赚到了。

不断加码国内市场,内地收入占四成

抛售海外业务的同时,李嘉诚在中国市场的操作也变得频繁。

今年9月,李嘉诚通过长实集团宣布出售上海世纪盛荟广场,获利21亿元,不少人表示“李超人又要看空国内市场了”。但事实上,多年不在内地拿地的李嘉诚,已经在内地及香港拿下多个项目。

2019年5月,长实集团附属公司ARA亚腾资产以2亿元入股成都晶融汇项目,获得该项目50%股权;同年12月,李嘉诚斥资24.2亿元收购上海浦东三林印象城地块;2020年2月,长实集团以102.8亿港元的高价拿下香港九龙东启德区的住宅用地;当年8月,长实集团又以7.16亿港元中标元朗流业街与涌业交接的地块。

另一方面,李嘉诚家族开始增加与国内企业的合作,尤其是新能源板块。2020年1月,李嘉诚旗下的长江基建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将和国家电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吉电股份组建合营公司,长江基建方面出资10亿元,与吉电股份共同开展电力能源合作计划。

李嘉诚、李泽楷父子

今年10月5日,李嘉诚次子李泽楷打理的电讯盈科入股新能源汽车品牌威马汽车,据威马汽车官方数据,公司新获得的约5亿美元的融资中,超过3亿美元的D1轮融资,由电讯盈科和信德集团领投。

此外,今年以来,李嘉诚家族不断增持长实集团的股份,次数多达百余次。其中,截至12月24日,李嘉诚的持股数量由年初的13.26亿股增加到16.91亿股;其长子李泽钜的持股数量由13.29亿股上涨为16.89亿股。据机构公开信息,仅12月份,李嘉诚曾先后9次增持长实集团股份,最近的一次增持动作发生在12月20日。与此同时,李嘉诚家族还对长实集团连续实施大量的回购。

对于李嘉诚频繁增持旗下公司股票的行为,有市场人士分析到,“这其中或许存在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保公司的股票价格,这与长实集团大举回购行动相符;另一种可能是长实集团的回购行为只是配合李嘉诚的增持行动,目的在于增强李嘉诚家族对于公司的绝对控制权。

李嘉诚、李泽钜父子

近两年来,李嘉诚家族在国内的动作愈发频繁,不难看出是对国内市场投资回报的认可。今年8月19日,长实集团发布2021年度中期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42.64亿港元,归母净利润为83.55亿港元,较上一年同期分别减少17%、增加31.37%。

其中,内地收入约147.26亿港元,占比近42.91%,同比增长27.09%。从数据可以直观的发现,内地业务对于长实集团业绩的重要性,这似乎也进一步说明李嘉诚重回内地的可能。

来源:时代财经、中国基金报、拉阔财经等

标签: #财经看点

郑重声明:图文由自媒体作者发布,我们尊重原作版权,但因数量庞大无法逐一核实,图片与文字所有方如有疑问可与我们联系,核实后我们将予以删除。

猜你喜欢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版权申明 未来财经网 粤ICP备2020119651号